香蕉视屏下载

  

茂密的丛林中,一道黑影正以浮光掠影般的速度疾行。

它的身躯矮小,很轻易地就融入了一地的阴影中。

此时正值北地清晨,朝阳初生,至高丛林的树木躯干上还残留着一些露水。

黑影点过露水,却没有沾染半点痕迹。

仿佛它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一般。

它得意而警惕地观察着四周围的一切,这些都是重要的情报,返回大军之后,必定会得到重赏。

那群该死的德鲁伊们一定不会想到,他们半开放式的避难所还有魔鬼能偷偷渗入进来。

一想到这里,它心中的得意更加强烈了。

然而突然间,一只强有力的手,掐住了它的要害!

它试图使用自己的速度优势逃走,然而对方仿佛知道它的本事似的,死死地封住了它的要害,让它无法逃脱。

马文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这只跟老鼠差不多的生物。

这玩意儿可不多见,地狱使魔这种生物,就算在九层炼狱也非常稀少。

这种生物身上罕见的不附带炼狱气息,而且体型小,速度快,会潜行,是天然的侦察兵。

事实上,如果不是马文之前偶然进了一次地狱,身上的地狱军团契约产生了共鸣,他还发现不了这头地狱使魔。

地狱使魔战斗力低下,一旦被人发现了踪迹,倒也没什么本事。

特别是现在的马文。已经是传奇级别的强者,控制一头地狱使魔还不是什么大问题。

他看向使魔的目光充满了好奇,低声问道:

“小家伙。我知道你听得懂我的话。”

“现在,告诉我,你效忠于谁?”

……

至高丛林深处。

翡翠之都。

几个高大的身影站在一座巨木延伸而成的平台之上,俯瞰整个德鲁伊的家园。

众人默然无语。一片叶子缓缓从他们的头顶落下。

“又一片。”

“世界树正在不断凋零。”

“这样下去我们只能坐以待毙。”

其中一个人面容凝重,看着那凋落的树叶,低低说道。

如果马文在这里,他想必能立刻认出在场之人。

候鸟议会的几个最高层。北方最强大的几个大德鲁伊都聚集在了这里。

天空之怒、万物之母、碧蓝之月。

还有一个满脸褶皱的老人。

老人看上去已经很老很老了,仿佛随时有可能离开这个世界。但是他的双目中,仍然有勃勃的生机。

“所以有些事情,我们必须弄清楚。”

老人说的很慢,下一秒。他的手掌陡然爆发出一片光辉。

光辉中,一片碧绿的海洋里,突然掺进了一点阴影。

众人看到那一点阴影,脸上都是出现了一丝阴霾。

“自从那位马文子爵进入世界树内部之后,世界树就出现了这样的情况。”

老人摇了摇头:“而据我们所知,他的实力在近期突飞猛进哪怕是从他崭露头角开始算,他的实力进步仍然快的吓人。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少年,变成一个足以屠神的强者……”

“任何不符合大自然规律的事情,都可能存在蹊跷。”

其余三位大德鲁伊都是面面相觑。想要说些什么,却似乎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

最终,还是万物之母站了出来:“我为马文子爵治疗过一次。那个时候。他差点被格莱诺斯刺杀,差点死于黄昏的诅咒之下。我们接触了一阵子,我个人不太相信他是盗取自然之力的人。”

天空之怒同样附议说:“我曾和他并肩作战,洛兰特同样不相信他是那样的人。”

老人缓慢地说:“但我们都知道,马文子爵的领域是【阴影】。”

此言一出,大德鲁伊们都是皱了皱眉头。

这也是他们最疑看片免费黄软件惑的地方。

北方的大德鲁伊想来是世界树的守护者。他们守护着北方森林的秩序与安宁。然而就在最近,他们发现了一丝不对劲。

原本一直很茂密的世界树。竟然出现了枯萎的情况!

这可不是一般的小事。

在整个费南历史上,世界树都未曾凋零。

大德鲁伊们查遍了所有书籍,都没有看到相关的记载,而世界树的凋零日益迅速。

特别是在诸神攻打宇宙魔池前后。

但是的德鲁伊们都很清楚,世界树和宇宙魔池并没有关系,他们之所以可以轻易点燃秩序火种,将整片至高丛林都庇佑起来,就是因为自然之力的强大。

其本身就具有部分抗拒混乱魔力的效果。

就算整个宇宙魔池被摧毁,来自沉睡的自然古神的伟力依然在庇佑这片土地。

世界树同样不会受到影响。

那么原因必定另存。

候鸟议会非常重视这件事情,反复侦察,最后才惊动了沉睡了很久的议长老树人。

老树人苏醒之后,第一时间使用了预言术。

自然系的预言术,并不借助宇宙魔池,所以没有受到影响。

结果他们就看到了刚才的那一幕。

自然古神的伟力竟然被人盗窃!

而且那人正在疯狂地吸取这股力量,这是世界树凋零的根源。

因为预言术限制的缘故,他们只能看清楚那是一抹阴影。

根据老树人的解读,这极有可能是一个拥有【阴影】领域的强者或者干脆就是相关神职的神明。

偏偏最可能作案的阴影王子已经被马文炸飞了。

根据天界传来的消息。阴影王子自封神国,陷入永恒的沉睡中,很显然。格莱诺斯现在是不可能窃取自然古神的伟力的。

那么剩下来的人似乎就很有限了。

就在这个时候,马文进入了他们的视野。

那个时候,还是马文呼吁候鸟议会的众人一同对付冥凤的时候。老树人从天空之怒口中得知马文曾经出入过世界树内部的消息,顿时开始对马文感兴趣。

马文的情报开始源源不断送到了至高议会的手中。

诸位大德鲁伊看了,就算是向来和马文交好的,都不由有些动摇原因无他,马文这几个月的进步。简直不能用法神速来形容了根本就是翻天覆地!

五个月之前,他还是一个二阶的小夜行人。

五个月之后。他就成为了位面毁灭者、屠龙者、屠神者!

他一手铸就了白河谷地,那个在乱世中第一个点燃秩序火种的领地。

他以一己之力毁灭了费南的黑龙,手段狠辣,令人色变。

这样的实力增长速度。似乎完全和自然之力的盗窃者相契合。

老树人没有第一时间动手,已经是因为天空之怒等人的意见了。

而冥凤死亡之后,他很快就采取了措施。

无尽之洋的事情,其实只是一个借口。大德鲁伊们虽然迂腐,却也不至于这么对待自己的同胞。

他的目标,还是马文本人。

“如果真的是他……您会怎么做?”

万物之母轻声问道。

老树人的目光望向了远方,在那里,一个少年手里掐着一只使魔,正徐徐向他们走来。

“不是他。”老树人脸上的皱纹更加密集了。

……

和白河谷地不同。德鲁伊们因为有世界树力量的支援,所以他们点燃了秩序火种之后,的确将至高丛林改造成了一个避难所。

但是这个避难所。不是像白河谷地那样的全封闭式,这是一个半开放式的避难所。

一切和混乱魔力有关的东西都会被驱逐掉。

这也是马文选择低调潜入至高丛林的原因之一。否则连这片土地都进不去,他也没必要藏匿自己的踪迹了。

他抓只那头地狱使魔之后,自然是一番审问。

只可惜,地狱使魔之所以被地狱的魔鬼大君们所喜爱,也因为其强大的保密能力。

每一头地狱使魔都是死脑筋。硬脾气,吃过许多苦头。严刑逼供很难让它们吐出消息来。

马文倒也不着急,地狱使魔虽然没说什么,但马文已经猜到了一些东西。

他身上的地狱军团契约会产生共鸣,这就表明,这家伙极有可能是来自狄罗思所在的地狱的。

甚至有可能,它就是自己祖父狄罗思.克里兰德的专属使魔。

“他已经搞定原来的魔鬼大君了?还是魔鬼大君搞定了他?”

关于自己的这个祖父,马文还是很感兴趣的。在拉维斯,他得到了一部分的真相。但是马文觉得,大公说的未必都是对的。狄罗思的身上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化?这是马文期待的。

如果这次北地之行还能见到那位疑似已经成为魔鬼大君的亲人,马文还是很乐意的前提是地点并非战场。

谁都知道世界树的重要性,地狱和深渊都试图从世界树内部攀爬到天界神国,征服神明们的部队。

而费南的世界树,则是最容易进入的入口之一。

如果魔鬼们对世界树有兴趣,也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想到这里,马文突然意识到了一些问题。

他进入至高丛林之后,似乎并没有感受到前世游戏里初次踏入至高丛林时的震撼。

按理说,这里遍布的自然之力是自己第一次感受,应该会有一次意志检定才对啊?

马文下意识地查看了数据面板,却发现意志检定的确存在,只不过难度仅仅为35,因为马文的意志太强,直接被豁免了。

这不奇怪,这一世的马文的确比游戏里刚进森林的小菜鸟强了太多。

但是他明明记得,至高丛林的自然之力检定难度是【60】点!

这种高层数据,他绝对不会记错的!

“难道是世界树出了问题?”

马文第一时间就潜入了一个德鲁伊村庄,打听消息。

很快的,他就得到了一个和自己猜测相佐证的消息。

候鸟议会最新的命令,让所有居住在森林边缘的德鲁伊村庄继续向森林深处迁徙。

……(未完待续)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